市面上還存在多個提供刷微博轉發量、評論量、點贊量的軟件

  • 时间:

【2岁半近视900度】

號稱粉絲輪博神器的星援App被端了。6月10日晚間,“蔡徐坤1億微博轉發量的幕後操盤手星援App已被查封”的消息引爆網絡。事實上,在粉絲眼裡,刷流量、買榜等行為早已成為常規操作,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當他們借助“星援們”為自家愛豆鼓勁兒狂歡的同時,也成了助長市場數據造假的“幫凶”。

業內人士認為,數據原本是從業者制定相關決策的參考標準,因此虛假數據的出現首先會影響從業者的判斷或是被矇蔽。此外,這也會助長市場對流量的過度關註,甚至僅依靠流量來選擇、評判藝人,形成唯有高流量才能保障票房等收益的誤導,忽視了作品本身的質量,最終雖然付出了不菲的成本卻無法真正獲得市場。

冰山一角星援App被查封還得從蔡徐坤說起。去年8月,蔡徐坤通過微博發佈原創歌曲MV《Pull Up》,僅用10天左右的時間便實現轉發量破億次,但與高轉發量相對應的卻是,評論量僅約240萬次,點贊量則約106萬次,差距最高可達95倍,使得造假的質疑愈演愈烈。

除了以上兩個軟件外,諸如“新浪微博批量轉發王(鑽石版)”、“微博神器”等軟件也表示可提升微博轉發量、點擊率、閱讀量、瀏覽量等,部分為免費下載,也有的顯示存在付費內容。

在粉絲圈內,使用“星援”等類似App實現微博刷量的行為被稱為“輪博”。粉絲張女士表示,雖然自己也希望能看到真實的數據,但是相較高流量明星不僅本身就已有較高的熱度,再加上其他方式會使數據變得更高,“自己不幫愛豆輪博怎麼才能跟他們比呢,看到自家的愛豆落後很多心裡就會感到很難受,而且現在的品牌方又這麼看重流量”。

為進一步瞭解案件情況,北京商報記者多方聯繫案件相關方,截至發稿時尚未得到回應。但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星援”App只是眾多刷量軟件的冰山一角,市面上還存在多個提供刷微博轉發量、評論量、點贊量的軟件。

“現在很多明星的粉絲都會使用刷量App,比如我在‘星援’App上綁了1000多個小號,其他粉絲除了使用‘星援’App外,也會用其他軟件刷量,每月的花費從數百元到數千元不等。”吳女士表示。

現階段各個方面均已在大力治理數據造假,但在治理過程中難免會存在挑戰。以此次“星援”App案件為例,新浪微博安全團隊負責人曾透露,微博面臨的困難是實名制問題,大量虛擬運營商號段被用於非實名註冊。而作為應對輪博方式,目前新浪微博已經將轉發、評論量設置成“100萬+”的顯示上限。

與此同時,5萬元上熱搜榜前三、2000元得1萬真人活粉轉發、2萬元獲得10萬粉絲……諸如此類的數據買賣也在陰影之下不斷上演。

因小失大近年來粉絲為了給明星應援而刷流量、刷榜的事件不斷發生。去年11月,明星吳亦凡新專輯《Antares》在海外市場上線後不到5小時,便登上iTunes四大榜單的首位,包括美國iTunes專輯總榜、Hip-Hop/Rap專輯分榜、單曲總榜等,甚至超過Lady Gaga等知名歌手。與之伴隨的則是各種質疑聲,尤其是新專輯涉嫌刷榜的聲音持續傳出。

在從業者看來,針對粉絲應援而產生的刷流量、刷微博,需要從粉絲到明星、平臺、相關公司、監管部門等多方面聯手,同時提高違法違規的成本,加大懲戒力度,逐步將註水數據逐出市場。

從“星援”App此前的軟件介紹中可以發現,該軟件的操作流程並不複雜:先登錄自己的微博大號,然後從其他渠道購買微博小號,綁定到軟件中,配置輪博信息,就可以讓程序代替手動完成輪博動作。且該軟件方面表示,“只需要配置簡單的信息,包括微博鏈接、轉發內容、輪博數量、時間間隔,此後選擇賬號啟動輪博,就可以輕鬆代替雙手完成轉發操作,穩定高效,支持高可配置化”。其他類似軟件同樣也可實現自動操作,只要用戶完成前期的信息配置,後期完全不用使用雙手。

提高明星流量的需求是粉絲使用刷量App的原因之一,除此以外,簡便的操作方式也是一個主要原因。據粉絲吳女士透露,“如果是手動轉發的話,不僅操作過程較為麻煩,轉發次數較多還會受到限制。若是選擇直接買榜,對方使用的水軍也容易出現不達預期的效果。而使用刷量App,用自己養的小號為明星營造熱度,相對而言,比直接買轉發心裡更有底”。

從一方面來看,粉絲重金刷榜、刷流量的行為代表著具有較大掘金空間的粉絲經濟。投資分析師許杉認為,尤其是在當今的社交媒體時代,“95後”、“00後”是粉絲經濟的主力軍,不僅年齡較小,對於自身喜好和自我表達的願望也較為強烈,並有著極強的購買力,樂於接受新鮮事物,從而也讓粉絲經濟具有了更加廣闊的商業想象空間。“但過度操作的粉絲經濟,通過非法手段實現的註水數據,會影響到整個市場的良性發展,得不償失。”許杉強調。

這條被懷疑數據造假的微博也受到監管部門的關註,在公安部開展“凈網2019”專項行動的過程中,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會同丰台網安對此介入調查。隨後在今年3月,警方鎖定位於福建省泉州市豐澤區某辦公樓內的星援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將4名涉案人員全部抓獲。

以名為“微博轉發刷贊工具”的軟件為例,在介紹一欄中,該軟件稱“可以指定某一個微博,指定多少時間監控快速,對沒有達到轉發量的微博進行轉發”。而另外一款名為“新浪微博自動轉發工具(白金版)”的軟件,用戶則可以根據需求建立轉發任務,單條或多條轉發微博皆可,轉發的同時還能評論。且該款軟件還表示有防封功能,“隨機參數、加表情、轉發休息、多賬號輪循工作,可有效防止封鎖,提高批量轉載、評論及批量群發成功率”。

其中,該公司法人蔡某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已被丰台檢察院批捕,同時警方正對另外三人開展進一步工作。且經調查發現,不到一年的時間,“星援”App便非法獲利近800萬元。

藉機牟利無論是此次被查封的“星援”App,還是其他仍能在公開平臺搜索到的刷量軟件,實際均是瞄準了人們對流量的關註,以及相關平臺、系統尚存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