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公司将筹款153136元全额汇款给莫先生

  • 时间:

【新概念作文抄袭】

11月6日上午,全國首例因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糾紛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個人求助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名下財產和其他社會救助,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構成違約,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籌款153136元並支付相應利息。

朝陽法院在判決中指出,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應屬於個人求助行為範疇,是個人為瞭解決本人或者近親屬的困難通過廣播、電視、報刊、網絡等請求幫助的行為。在一審宣判後的新聞通報會上,朝陽法院望京法庭庭長王敏指出,儘管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已經蓬勃發展,但是相關的法律規範尚處於空白,網絡平臺、發起人、籌款人、捐贈人的權利義務、責任承擔均無明確規定,求助人信息披露範圍不清、標準不明、責任不實,籌集款項的流向和使用亦不公開、不透明、不規範。

2018年8月27日,水滴公司向莫先生髮送律師函,要求其在8月31日前返還全部籌集款項。莫先生收到律師函後,並未返還。2018年9月,水滴公司向朝陽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莫先生全額返還籌集款項153136元,並按照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支付自2018年8月31日起的利息。

朝陽法院已分別向民政部、水滴公司發送了司法建議,建議推進相關立法,加強行業自律,建立網絡籌集資金分賬管理及公示制度、第三方托管監督制度、醫療機構資金雙向流轉機制等,切實加強愛心籌款的監督管理和使用。

法院認定,儘管莫先生之子的病情及治療情況基本真實,發起籌款時也確有求助意願和客觀必要,但是其在求助時隱瞞家庭財產信息、社會救助情況,信息的準確性、全面性、及時性存在問題。

籌款結束後,莫先生立即向水滴公司提出了提現申請,資金用途表述為用於孩子抗排異、抗感染和心臟治療。4月18日,水滴籌公司將籌款153136元全額匯款給莫先生。

籌款期間,曾有人舉報莫先生家有門面房出租收益。4月16日17時許,莫先生按照水滴公司要求增加了個人財產信息,他稱門面房出租收益是孩子爺爺的收入,自己沒有工作,妻子剛剛找到工作。

莫先生稱,水滴籌所籌的款項用於償還兒子治療所欠債務。但是其與平臺、捐贈人約定的籌款用途明確為用於2018年4月15日後其子治療威斯科特-奧爾德里奇綜合症、心臟疾病而發生的醫療費。庭審中,莫先生承認並未使用籌集款支付兒子後續醫療費,違背了上述約定。

對於返還的籌集款,法院指出,水滴公司應根據《用戶協議》、《水滴籌個人求助信息發佈條款》、比例原則,公開、及時、準確返還贈與人,除非原贈與人明確同意轉贈他人。

除水滴籌籌得的款項外,2018年1月,愛佑慈善基金會資助4萬元匯款至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2018年3月上海市未成年人罕見病防治基金會救助兩萬元,2018年7月31日嘉興市南湖區民政局救助28849.71元。因莫先生之子病逝,愛佑慈善基金會資助款在醫院賬戶有結餘3萬元,該3萬元被取消。上述救助款總計88849.71元,扣除結餘取消的部分,莫先生通過其他社會救助渠道,實際獲得的救助款也達到58849.71元,且前兩項救助款均發生在通過水滴籌籌款前,但莫先生在籌款時並未披露相關情況。

相關法律規範尚處於空白朝陽法院經審理認為,莫先生與贈與人之間屬於附義務的贈與合同關係,合同合法有效,雙方均應全面履行。莫先生隱瞞家庭財產信息、社會救助情況構成了一般事實失實,莫先生違反約定用途使用籌集款的行為屬於將籌集款挪作他用,上述行為構成違約。根據《水滴籌個人求助信息發佈條款》,水滴籌平臺有權要求發起人返還籌集款項。因此,法院對水滴公司要求全額返還籌款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鑒於莫先生經催告至今仍未返還款項,對水滴公司主張支付利息的訴訟請求,依法予以支持。

朝陽法院經審理查明,莫先生之子2017年11月被診斷為威斯科特-奧爾德里奇綜合徵,先後在浙江省嘉興市當地醫院和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治療,總計產生醫療費35.5萬餘元,其中醫保報銷後個人支付部分為17.7萬餘元。

水滴公司要求莫先生提交更多的個人財產信息。莫先生稱,“申請過兩個基金共6萬元,後看病花費約3萬元,餘下的在醫院還沒動用孩子就沒了”,並表示水滴籌餘款願意拿來做慈善或退回。

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之子不幸死亡。

28歲的莫先生與許女士系夫妻。2017年9月,二人喜得一子。但是兒子出生後身患一種名為威斯科特-奧爾德里奇綜合徵的重病。2018年4月15日,莫先生在個人大病求助網絡籌款平臺水滴籌發起了目標為40萬元的個人大病籌款項目。當天15時31分,莫先生的申請被審核通過。至次日21時55分籌款截止,共籌集款項153136元,捐款次數6086次。

2018年7月27日,許女士向水滴公司舉報稱,“籌款那次在醫院住院用掉5.3萬元,其中31500元是之前社保報銷的錢付款的,醫院里有個基金兩萬元那時候也到賬了,所以水滴籌的錢基本沒用……孩子父親是拆遷戶,家裡有房,還有店面,並不存在借錢的情況……”。

隱瞞財產和其他資金救助情況

朝陽法院同時查明,莫先生在通過網絡申請救助時隱瞞了其名下車輛等財產信息,亦未提供妻子許女士名下財產信息。莫先生通過水滴籌發佈的家庭財產情況與其申請其他社會救助時自行申報填寫的內容、妻子許女士的證言等也存在多處矛盾。

受助人未將籌款全部用於治療被舉報

何君尧遇袭首发声肖战杨紫杀青照两兄弟先后坠亡刘亦菲入选好莱坞中参与圣母院修复桂林机长吊销执照中参与圣母院修复两兄弟先后坠亡球员因雾霾呕吐台湾黑帮帮主庆生林志玲婚宴日期新概念作文抄袭坠楼教师生前录音王健林财富缩水王思聪成被执行人中小学严控作业量日本新干线报废杰克逊水晶袜拍卖河北爱心妈妈服刑南京一家三口身亡软银亏损65亿美元利刃出鞘过审肖战杨紫杀青照刘亦菲入选好莱坞警告全球气候危机全球钻石供应过剩徐冬冬手术中出事故5G驾驶亮相进博会印度首都毒气室日本螃蟹5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