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到的管理引擎单元最艰难的比赛了

  • 时间:

【山大回应学伴项目】

博塔斯說這是他經歷過最艱難的管控引擎的比賽了,“我們準備好要謹慎使用引擎了,但沒想到到了這樣的地步。我們知道會很熱,我們的計算錯誤了一點點,我本來評估的巡航圈速,但沒法保持這個速度。我們減速越多,丟失的時間就越大。”

7月2日訊 梅賽德斯-奔馳車隊主席沃爾夫解釋了為何賽季初所向披靡的車隊會在奧地利僅僅拿下第3和第5位。

沃爾夫承認梅賽德斯必須儘快在夏休前解決冷卻問題,“毫無疑問,我們必須立刻解決這些問題,應對接下來的歐洲分站賽,霍根海姆和佈達佩斯。問題不是如何解決,而是是否解決。沒有其他選擇。”

當被問及梅賽德斯是否留了太多餘量時,沃爾夫說,“我們真的在極限狀態了,我們什麼都不能做。這對於速度是很大的傷害,這就是我們做的,我們根本沒有任何餘量。”

“對於我拉說,這是我遇到的管理引擎單元最艱難的比賽了,還有溫度管理,我從來沒想到要這樣去管理引擎。一旦過了某個點,很難再去松油門滑行了,同時還要保持圈速的連續性。”

“有些時候,我們不得不多滑行幾米,不得不提前剎車,所以很困難。我們無法使用引擎的全部動力,所以這也損失了我們一點時間。所以進攻和防守是不可能的,一旦追到前面的車,我儀錶板上的警告信號燈就會亮起。”

沃爾夫說奔馳受困於34-35度的比賽溫度和66m的高海拔,“我們知道這是我們最弱點,賽季初開始我們就帶著這個問題。我們嘗試著減少速度丟失,但最終,很難看,我們只能巡航,沒法防守也無法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