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认为:他在练习赛结尾的撞车是因为“棘手的”风

  • 时间:

【40天加长版三伏天】

維斯塔潘是數位在練習賽中遭遇事故的車手之一,梅賽德斯車手博塔斯引發的紅旗才結束,而法拉利的維特爾又遇到了與維斯塔潘類似的情況。

當被問到紅牛是否能至少扒掉一輛梅、法從第二排發車時,荷蘭人回答說:“我還不知道。”

“賽車對風更敏感,你可以看到瓦爾特利和賽博也一度發生類似情況。”

“我們依舊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平衡上還能做得更好,然後其他的我們會在明天得出結論。”

另一輛紅牛展現了一些令人鼓舞的速度,加斯利以第三快的成績結束練習賽。

“我剛入彎,突然,你可以從數據中看到尾部打了個轉,所以毫無疑問這肯定沒啥幫助。”

維斯塔潘認為他在練習賽結尾的撞車是因為“棘手的”風。

“或許這是個好事,因為他們把整輛賽車拆了這樣可以上一些新部件。”

“這很令人享受,我在賽車裡開的很高興,這就是我的關註點。這挺好的。”

“我已經一整圈都在抱怨風了,有些地方真的很棘手,導致我尾部失控,”維斯塔潘解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