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对冲战略来处理与中美两国的关系

  • 时间:

【高校替课月入数千】

報告稱,美國政府的對華立場搖擺不定,澳大利亞不應盲目跟隨。報告以華為禁令為例進一步闡述了這一觀點。2018年8月,澳大利亞在沒有任何明確證據證明華為公司植入後門和木馬程序的情況下,拒絕華為公司參與澳大利亞5G網絡建設,這一事件讓中澳關係遇冷。在日前舉行的G20峰會中,美國表示將放鬆對華為的限制行為。美國態度的轉變讓一直跟隨它的澳大利亞陷入被動處境。對此,陳麗霞表示,澳大利亞應明確自身發展面臨的挑戰和風險,從而確定獨立的外交政策。

活動由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院執行院長羅震(James Laurenceson)教授主持。據瞭解,陳麗霞主要從事國際關係研究工作,目前正在研究在“一帶一路”背景下,中國經濟發展戰略和基礎設施投資以及對印度-太平洋區域的影響。會上,她就自己發表的題為《澳大利亞與中美兩國關係的“第三種選擇”:澳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對沖》報告,和與會學者分享自己對澳大利亞外交策略的看法。

陳麗霞指出,一方面澳大利亞與中國有緊密的經貿聯繫,但澳大利亞人對中國是“友”是“敵”一直持有爭論;另一方面,美國是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戰略盟友。有人提出,澳大利亞應該在中美兩國中選擇一邊站隊。陳麗霞稱,基於實際發展情況,澳大利亞應採取一種對沖戰略,與中美兩國均保持良好的雙邊關係,確保國家安全和經濟穩定發展,而不是在兩國中間做取捨。2019年5月,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提公開表示,對澳大利亞而言,中國是“客戶”,美國是“朋友”,澳大利亞不需要在兩個國家間進行選擇。陳麗霞認為,與單一選擇站在中國或美國一邊的外交政策相比,對沖戰略的最重要意義是降低澳大利亞未來發展的風險並促進國家的社會經濟進步。

陳麗霞補充道,澳大利亞應該像南亞國家學習如何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以新加坡為例,中國是新加坡最大的貿易伙伴之一,而新加坡沒有與哪一個國家站隊的困擾。除此之外,澳大利亞還應與印度-太平洋區域的其他國家保持良好的關係,因為他們同樣是澳大利亞重要的戰略伙伴。(鄭宇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