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诺伊大学咨询中心的菲利西亚·李说:

  • 时间:

【郎朗婚礼答谢宴】

前妻出庭“他是個很好的說謊者”當天庭審,嫌犯布倫特·克裡斯滕森的前妻米歇爾·佐特曼出庭作證。她稱自己和媽媽住在一起,收到傳票的要求飛來作證。佐特曼說,她和克裡斯滕森於2011年簡單舉行了婚禮儀式,因為她不想要一個昂貴、花哨的婚禮。她回憶說,克裡斯滕森在威斯康星山谷的“大狼屋”向她求婚。

辯方專家嫌犯未得到應有幫助辯護律師試圖證明伊利諾伊大學咨詢中心沒有遵循自己的政策。律師稱,有一次,他們和菲利西亞·李一起檢查學生代碼,李說:“這實際上是我第一次看到學生代碼。”

在交叉詢問中,佐特曼說,她記得自己2017年6月曾說過,克裡斯滕森自私、感情封閉、是個很好的說謊者。

佐林說,咨詢師應該告訴他,“這是給你推薦的治療方法”,而不是問他更喜歡哪種治療。她說他們關於後續治療的交流應該提到他的殺人和自殺想法,而不僅僅是他的酗酒和濫用藥物問題。9天之後,他確實和一名咨詢師談過他的殺人想法,但她說,他後來錯過的會面更令人擔憂。

當天下午的庭審中,嫌犯布倫特·克裡斯滕森自稱患了嚴重偏頭痛,有人看到他在揉頭。沙迪法官問他是否同意在沒有他的情況下繼續進行審理,還是需要休息一下再進行。他說,“我想我寧願離開法庭”。法官同意了,他告訴陪審團克裡斯滕森身體不舒服,並且叮囑不要讓這件事左右他們。

在交叉詢問中,檢方指出,她每小時被支付250美元出庭為辯方作證,試圖聲稱存在偏見。作為回應,辯方指出,對於一名專家證人來說,每小時250美元的費用是很低的。

伊利諾伊大學咨詢中心的菲利西亞·李說,她咨詢了曾採訪布倫特·克裡斯滕森的實習生。“他們討論過自願住院的問題,但克裡斯滕森不願意這麼做。”她說。當時克裡斯滕森沒有表現出明確的自殺意圖和計劃。第二天她打電話給他,確認他沒事。“我打電話是因為擔心他的安全。”她說。他們相信他會回來做下一次心理咨詢,9天之後他赴約了。

章瑩穎案於美國當地時間7月12日進入量刑階段審理第5日。7月13日,北京青年報記者獲悉,當天嫌犯克裡斯滕森的前妻米歇爾·佐特曼、伊利諾伊大學的心理咨詢顧問、辯方聘請的專家等出庭作證。

隨後,伊利諾伊大學的顧問湯姆·米巴赫作證稱,慘案發生前三個月,他於2017年3月30日與克裡斯滕森會面,評估了他的殺人想法。他說,克裡斯滕森把自己的想法稱為幻想,並沒有想到具體的受害者。

心理顧問嫌犯咨詢過自殺和殺人的問題隨後,陪審團聽取伊利諾伊大學(心理咨詢)顧問們的意見,他們在2017年3月看到或評估了克裡斯滕森,當時他去那裡是為了(咨詢)自殺和殺人的想法。 2017年6月9日,章瑩穎失聯。

佐林表示,她不能說如果他得到更好的治療,這起犯罪本可以避免,但她說,“有一種可能性是,這本來是有幫助的,或許可以避免悲劇發生”。

檢察官詢問克裡斯滕森是否要求她穿一件紅色毛衣出庭作證。她說她想不起來了。

佐林說,在克裡斯滕森2017年3月21日第一次訪問之後,她認為他的病情“嚴重”,雖然不是迫在眉睫的威脅。她還說,他們本可以問他是否可以和他的精神科醫生談談,因為他濫用的藥物是他的精神科醫生開的。她說,他們本可以徵得他同意後通知校園威脅應對小組。這時檢察官說,這可能適得其反。她說,“這可能取決於如何向他展示”。

章瑩穎案量刑階段審理第5日 伊利諾伊大學心理咨詢顧問出庭作證  案發前三個月 嫌犯咨詢過殺人的問題

“我不認為他得到了他應得的、本該得到的幫助。”她總結道。

當天下午,心理學倫理學專家蘇珊·佐林出庭為辯方作證,她認為伊利諾伊大學的顧問本可以做些什麼,但她說“他們沒有提供最佳的護理”。

問及是否有計劃傷害他人 嫌犯稱“不”

前臨床顧問詹妮弗·莫平隨後作證。她專註於克裡斯滕森的酗酒問題。她說,一個由四名臨床醫生/學生組成的小組審查了他的病例。莫平見到他後,克裡斯滕森又見了另一個顧問,由於伊利諾伊大學咨詢中心只能提供短期護理服務,他被建議轉到羅斯科蘭斯,但很明顯他從未去過那裡。

米巴赫說,克裡斯滕森在會面中表現出希望,他認為自己正在好轉,並且一個月沒喝酒了。他問過克裡斯滕森很多次,是否有計劃地傷害任何人,“他總是說不。”他說。